从歌坛天后,到被800W人逼着道歉,那英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那英从没想到过,刀郎随随便便发表一张新专辑,居然把自己推到全网的风口浪尖。爆火的《罗刹海市》明明只是来自《聊斋志异》的故

那英从没想到过,刀郎随随便便发表一张新专辑,居然把自己推到全网的风口浪尖。

爆火的《罗刹海市》明明只是来自《聊斋志异》的故事改编,却被网友们使出浑身解数拆解,解读成刀郎在向杨坤、高晓松、汪峰和那英复仇。

那英则是这场风波里最惨的人。

她在某短视频平台的粉丝明明才190多万,可最新视频下的网友评论却破了800万!并且评论数还在不断上涨!

评论区里,还有网友恨不得按着她的头给刀郎道歉。而杨坤、汪峰和高晓松的账号下,最多的评论不过百万条,那英已成为这场风波里被攻击的中心。

那英一开始还挺淡定,但是后来不得不发表声明,表示拒绝这场过度解读带来的网络暴力。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这场网络上的围攻仍未停止。

那英到底做了什么,居然沦为这场风波中被网友攻击的活靶子?这还得从那英的性格说起。

01

那英属于娱乐圈“泥石流”般的存在。

不管是该说的,不该说的,她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说出口了。

但她不是成名后才口无遮拦的。

作为出生在辽宁沈阳的东北人,她从小就是这样的性子:大大咧咧,直来直去,极度符合东北大姐大的模样。

那英从小就特淘气,没事儿干的时候就直奔猪圈而去,抬腿就往老母猪身上跨。

但她人小,猪乱跑,就搂着猪脖子满猪圈转圈,最后弄得一身泥巴,脏兮兮的。尽管她老是挨批,却乐此不疲,骑猪骑得远近闻名。

再大一点上学了,她又混成了班级里的风云人物,身边永远跟着一群男同学。男同学拥护她不是因为她长得好看,而是觉得她仗义。不管谁打架,那英都敢上去拉架,有事儿她是真上,因此人缘极好。

虽然那英现在已是家喻户晓的女明星,以沙哑、粗犷、充满故事感的独特嗓音征服了听众,但那时流行甜美、温婉的嗓音,那英的歌喉很难获得欣赏。

她第一次考沈阳歌舞团的时候,唱《小螺号》。一开口,考官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最后果然没考上。

第二次考的时候,唱《又见炊烟》,结果遇到段品璋。

本来那英唱得还可以,可当段品璋婉转的歌声响起,考官们情不自禁地就鼓掌了。这次,那英又没考上。

但那英哪是轻易就服输的人?

又去考了第三次,这次唱《酒干倘卖无》,就是比谁嗓门大,比谁的声音高亢,比谁唱出来的感觉更沧桑,那英这次终于过了。

02

进入沈阳歌舞团后,尽管那英只能当伴唱,偶尔救场时才能当主唱,但她毫不在意,唱得十分投入。嗓子都唱得生病了,也舍不得停下来。

可那英这么努力,在歌舞团依然是不被重视的普通成员。

直到台湾女歌手苏芮在大陆发行的第一张专辑爆火,其中就有那英报考沈阳歌舞团时唱的《酒干倘卖无》。

那英的嗓音和苏芮十分相似,于是她开始模仿爆红的苏芮,很快就出名了,甚至有了“小苏芮”之称。

1988年,那英21岁。

一心支持她唱歌的姐姐那辛看到北京举办全国“阳光杯”通俗歌曲大奖赛,拉着她就去参赛了。

这场比赛中,那英将苏芮的风格模仿得淋漓尽致,一举获得金奖第三名,比一同参加比赛的蔡国庆的名次还要高。

后来那英跟蔡国庆一起参加访谈节目,回忆这段经历,聊到初遇蔡国庆,眼里还带着星星:“哎哟,太帅了”。

搞得蔡国庆害羞得不行,只能不停地搓手。

可这还没完,那英又甩出飞刀:“我排在你前头”。

蔡国庆顿时就尬住了,不知道怎么接,只能尴尬地附和。反观那英就像没看到似的,还沉浸在年少的回忆里,一脸骄傲。

那英姐妹原计划参加完比赛,凑完热闹,就打道回府,不料被被国宝级音乐大师谷建芬老师看中了。

谷老师的音乐成就极高,作品横扫国内外大奖,被誉为中国流行音乐的开创者。

她的作品老少皆宜,95版《三国演义》的主题曲就出自她的手笔,我们耳熟能详的《采蘑菇的小姑娘》《歌声与微笑》等童歌也是她的作品。

比赛还没结束,谷老师就找到那英,直接让她把行李搬到中央歌舞团的三楼宿舍,加入她的声乐班专心学习。谷老师甚至还去了趟沈阳拜访那英的父母,就为了让那英父母同意那英在北京学唱歌。

于是那英留了下来,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

03

初到北京的那英也从不收着性子,日常跟着师兄师姐们一起学习、演出,一个人的时候就挨家挨户蹭饭。

只要她没事,就拿双筷子串门,一聊就聊到饭点了。人家看她也不走,还拿着双筷子,自然就知道她是来干嘛的了,直接就说“吃吧,吃吧。没人跟你说话”。

那英就这样把那个院子里的饭蹭了个遍,上到知名演员,下到看门的老爷子,没有不认识她的。

那英当时还有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帮师姐毛阿敏录小样。

毛阿敏当时最适合演绎谷老师那个阶段的作品,因此得到了不少歌曲。毛阿敏本身就有唱歌的天赋,加上形象出众,又肯努力,在歌坛如日中天。

那英就觉得谷老师老偏心毛阿敏,只给毛阿敏写歌,不给自己写歌,光让自己录小样,心里有了隔阂。谷老师则说那英唱歌马虎,不够用情,还说那英性子毛躁不够稳,就像屁股长了钉子一样非得动来动去的。

可二十多岁的那英哪听得进去,更觉得老师偏心:你就是不想给我唱,非让她唱,你要是让我唱,我也能把你唱哭。

那英不但在心里这么想,嘴上也藏不住,于是就从谷老师嘴里流传出一个梗:长了个好嗓子,配了个狗脑子。

不得不说,谷老师和那英不愧是师徒,都是藏不住的主儿,心里想啥,嘴上就说啥。

直到很多年以后,谷老师为她参加春晚特意创作了《青青世界》,那英才体察到老师的呵护,不再耿耿于怀于自己和毛阿敏谁更得宠。

04

后来,谷老师又推荐她去演唱《山不转水转》,一曲成名。

结果那英一去,就定下来了,她和歌曲《山不转水转》随着同名电视剧火遍大江南北。

1993年,26岁的那英决定赴中国台湾发展,签约了“福茂唱片”。

尽管那时台湾歌手苏芮的风格已经很火了,但跟苏芮风格很接近的那英却被安排走婉约柔情的路线,还为她打造了一张情歌专辑——《为你朝思暮想》。

对于天性豪放的那英而言,以温婉少女的模样出演MV实在太痛苦了,仿佛被塞进了一个精致的礼盒里,动弹不得。

甚至她讲起自己的这段经历时,也没忘记埋汰自己:“像是驴粪蛋上霜”。

果然,第一张专辑的发行量并不好,那英的很多粉丝也无法接受她的新风格。福茂唱片只好遵从那英的本性,推出她的第二张专辑《白天不懂夜的黑》。

尽管这张专辑销量好一些,同名主打歌更是成为流传的经典,但合作过程仍让那英觉得痛苦,便在1996年结束了和福茂唱片的合作。

那英远在他乡,人生地不熟,事业上也不如意,陷入了一个低谷。

最后是麻将搭子王菲将她引荐给了百代唱片和台湾最出名的经纪人邱黎宽,这才把那英从低谷拉了出来。

后来,那英又推出了第三张专辑《征服》,直接送她入围台湾金曲奖提名。

此后那英在台湾的事业就像开了挂,很快就同时斩获了“最佳国语女演唱人”和“最佳作词人奖”金曲奖,一跃成为“华语歌后”。

即使那英已经经历过事业起伏,可她“说话不过脑子”的性格还是一点没变。

在颁奖典礼上,她的获奖感言也很“那英”:“感谢我的经纪人邱黎宽小姐,她年龄很大,到现在还没有男人,就是为了我,我现在获得这个奖真的很不好意思……”

这…..这也是能在颁奖典礼上说的?倒是好友王菲见多不怪,直接叫她“那大傻”。

05

那英在事业上很拼,但她心中也渴望创建一个自己的家庭。

可谁也想不到,外人看起来豪气冲天的那英,在感情中居然是个“恋爱脑”,在和前任高峰的感情里,一直是妥协的一方。

俩人恋爱时,那英是全国知名的女歌手,高峰是国安的“快刀”前锋,看起来旗鼓相当。

其实,高峰骨子里喜欢温顺可人的小女人,那英却偏偏是不拘小节的性子,俩人在一起争吵不断。

此外,高峰还喜欢在外拈花惹草,在足球圈里也是出了名的“浪荡子”。

可那英太想留住这段感情,每次吵架吵到分手,那英又忍不住拉他回来,一次次地迁就他。于是俩人就这么分分合合了近10年。

后来那英未婚先孕有了儿子“高兴”,却在孩子4个月时被媒体曝出高峰已有3岁私生子。此时,那英才终于清醒过来,结束了这段感情。

那英跟高峰交往期间,各种舍不得,放不下。可在下定决心分手后,整个人反而松了口气,慢慢恢复过来。

没多久,那英就找到了和她相伴一生的男人——孟桐。

孟桐是那英常和朋友玩的一家酒吧的老板,低调,沉稳,跟那英的性格几乎是另一个极端。但那英却说:“我这么个风风火火、毛毛躁躁的性子,就需要一个秤砣一样的男人才压得住。”

两人婚后不久,那英又生下一个女儿,组成了儿女双全的四口之家。

别看那英受过情伤,又升级成了孩子妈,可她骨子里的性格愣是一点没变。

2009年,那英开始举办个人演唱会,其中有一场在台湾的“小巨蛋”。在台湾筹备期间,国内媒体报道了那英前任高峰结婚的新闻,于是乌泱泱的一片娱记围着要采访那英。

当时那英和老公孟桐刚和朋友吃完饭,出来就看到一群记者,捂着脸就匆匆往外赶。记者们怎么可能放过采访的机会?紧跟着那英不放,其中有个记者见那英不开口,转头去问那英老公孟桐:那英的前男友结婚,你有什么感受?

要说这娱记忒缺德,这哪是采访,分明是挑事儿。即使孟桐性格沉稳如秤砣,也招架不住,眼看就要翻脸了。说时迟,那时快,那英瞅准那个记者,“啪”地就把手机狠狠砸向镜头,成功让所有记者闭了嘴。

但即使如此,那英最终仍没逃过娱记的追问,干脆大方回复:“我觉得粉丝的担心多余了,我完全没有任何感觉,我也希望他早日找到幸福,他幸福了,我们就安稳了”。

回复完记者了之后,那英这章前任篇,才算终于翻过去了,再少有人提及。

那英进入娱乐圈至今已有三十多年,跟她同时期的很多女歌手如今已渐渐没了消息,反倒是她一露面就上热搜。

无论是她早年神经大条留下的槽点,还是在因率直发言带火的爆梗,都让她始终活跃在网络上。

那英也曾反思过自己的性格,想起自己曾经说过的一些话,确实不给人留余地,得罪了不少人。

但她就是收不住,甚至她参加《浪姐》时,还直愣愣地说:“我上”浪姐“主要是挑战我自己,看能不能跟三十多个女人处好。”

果不其然,她又上了热搜,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解压一姐。

不过这些又有什么关系呢?

那英能在娱乐圈占一席之地,从来不是靠会说话,仰仗的一直是她的实力。

毕竟直率的人常有,而直得实力超群的人不常有。

——END——

TAG:那英,毛阿敏,阳光,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