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终于出手了!5个综艺节目被强制停播,没有一个值得同情

前言又一档综艺节目停播!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对娱乐节目的需求也在变化。然而,一些曾经红极一时的综艺节目却突然停播,这不禁

前言

又一档综艺节目停播!

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对娱乐节目的需求也在变化。然而,一些曾经红极一时的综艺节目却突然停播,这不禁引起人们的思考,这些综艺停播的背后究竟隐藏着哪些秘密?

经常爆雷的好声音

曾经备受追捧的音乐选秀节目《中国好声音》,最近因为被爆出一系列背后黑幕,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舆论危机与信任危机。

一切的爆发都源自歌手刀郎推出的一首名为《罗刹海市》的歌曲。

这首歌曲充满了讽刺与影射的风格,歌词引发网友热议,大家纷纷猜测这是在影射好声音节目中的某位导师。在这首歌推出后,好声音节目组的种种问题开始浮出水面。

首先是李玟生前在节目中受到的不公平待遇曝光,她的学员成绩高达80多分,却被淘汰出局,而其他多个70分左右的学员却得以晋级,这引发了舆论对节目的质疑。

紧接着,知名歌手甄妮在社交媒体平台上爆出内幕,内涵好声音导师那英和她的姐姐利用人脉关系影响比赛结果,存在严重的利益输送问题。

歌手海明威也在采访中指出,节目组会要求学员必须与投资方签约,否则无法进入决赛,明明实力出众也会被刷下来。

还有一位录制组内部工作人员透露,导演组会故意通过剪辑手段来弱化某些选手的表现,或故意制造戏剧冲突增加节目的娱乐性,所有导师的操作都必须完全听从导演组的指示和安排。

甚至有导师在采访中表示,节目组多次要求他对并不欣赏的选手进行转身,李玟生前的录音也证实舞台表演被导演严格控制。

在这样的持续曝光下,蓝台最终决定暂停好声音节目录制与播出。股东方的股价也出现暴跌,多个大品牌纷纷宣布撤销赞助。

《快乐大本营》

1997年,《快乐大本营》在湖南卫视首播,它打破了此前单一的明星表演形式,通过主持人与嘉宾和观众的互动制造乐趣,成为中国电视节目形式创新的先河。

主持人何炅、蔡康永等用夸张热情的风格与明星进行活泼有趣的互动,获得了80后、90后观众的欢迎。

在鼎盛时期,《快乐大本营》统治了周六黄金时段,收视率常年稳居省级卫视第一,被誉为“中国收视率最高电视综艺节目”。

节目效仿杂志社模式,设立“大家庭”“情感时空”“快乐工程师”等固定栏目,再加上主持人的机智谈吐,每期都让观众捧腹不已。

那个年代,互联网刚刚兴起,电视仍是明星曝光的主要途径。上《快乐大本营》成为艺人提升知名度的必经之路,许多当红偶像都是从这里起家,明星们也慕名而来。

但是好景不长,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节目的黄金期已经一去不复返。主持人被爆出收受观众礼物又私下转卖的丑闻,伤害了大众的情感,也让明星经济的弊端暴露无遗。

2021年,在口碑持续下滑的背景下,湖南卫视决定将这档老综艺改头换面,以全新的《你好星期六》取而代之,24年的历史就此落幕。

而人气主持何炅也因收礼门事件声名狼藉,节目组指定应援预算一事曝光后,外界对“明星经济”的不满集中向“快乐家族”发泄。

尽管何炅公开表示收到的礼物不需要的都捐赠了,但大众对其品行的质疑并未因此停止。

那个最敢说真话的节目《金星秀》

金星秀曾经是中国最火爆的娱乐脱口秀节目之一,主持人金星以其犀利揭露内幕而闻名。然而在2017年,这档备受欢迎的节目突然停播,主持人金星也在微博上留下一句“一切尽在不言中”后销声匿迹。

金星是一个真正敢说敢做的女子,她三观正,为人正直,在娱乐圈里犹如一股清流。她经常会揭露一些娱乐圈的阴暗面,点名批评那些道德败坏的明星。

比如一次,她公开批评某男演员不对家庭负责任,经常外遇又虐待妻子,还有某女演员在国外慷慨解囊捐款数百万而在国内却从不捐一分钱。

她最著名的一次是在节目中直言某大型电视台是“一群混蛋”,指责他们靠造假新闻、散布谣言骗取观众眼球,节目质量堪忧但靠各种表演这样的下三滥节目挽回收视率。她甚至点名某名嘉宾有暴力倾向,经常家暴被拍到伤痕。

尽管她的言辞激进、毫不留情,但却得到了广大观众的认可和支持,《金星秀》的收视率节节攀升,金星也成为家喻户晓的大众“嘴替”。

然而,真实的娱乐圈是一个你侬我侬的世界,金星的真话无异于在权贵面前破口大骂。2017年,在某期节目中,金星再次点名某大V明星夫妇参与毒品派对并披露了对方的种种隐私。

而这种行为似乎触动了某些敏感的利益链,没过多久,《金星秀》就宣布停播了。

金星只留下一句“一切尽在不言中”,但其中的深意已无需多言。一个敢说真话的女子,在这个浑水摸鱼的圈子里,注定会遭遇强权和既得利益者的打压。

然而,曾经那个犀利的金星依然在人们心中留下了难忘的记忆。这也许,就是这个故事最值得留念的地方。即便真相被掩盖,但它终将大白于天下。我们期待着金星回归的那一天,当真相被再次揭露的时候。

《变形记剧本问题》

《变形记》这档青少年成长实验类节目,最初立意可嘉,希望通过城乡孩子互换生活体验,来增进相互了解,促进双方的成长。

然而,在具体执行过程中,节目组为了制造话题以获取更高收视率,不惜采用各种令人质疑的手段,最终导致了严重的负面影响,节目也在众口病散后黯然停播。

节目最初设定为富家子弟与贫困山区孩子进行交换生活。代表城市孩子的王境泽是典型的富二代,刚来到农村时态度恶劣,表示宁愿饿死也不吃粗茶淡饭。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不仅学会了自己动手做家务,也能吃得香甜、开心满足。

另一位女孩刘思琦原本只会依赖父母,来到农村后通过自己的努力逐渐独立,最后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时装设计师。

然而,这些所谓“成功转变”的案例备受质疑,越来越多的观众认为,王境泽和刘思琦的蜕变过程似乎是事先安排好的,给人“虚假编剧”的感觉。

据称,节目组通过各种方式刻意引导他们完成既定的“角色转变”,而非真实记录他们的成长历程。

更严重的是,为了给自己的孩子提供上节目的机会,一些城市家庭主动联系节目组,希望孩子能通过节目曝光提升知名度。这导致有的城市孩子为博取眼球,在节目录制时故意制造各种剧情和新闻点。

与城市孩子的“出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参加节目录制的农村孩子几乎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心理创伤。

例如,吴宗宏来自贫困家庭,在富家生活一段时间后,对自己原本的家人和生活环境产生了极大的不满,甚至公开表示再也不想回农村,要在城市找一个“新爸爸”。

此外,王红林原本是一个听话懂事的乖孩子,但在节目结束后,她的性格发生了巨大变化,变得叛逆、娇气,对自己的家人也很不满。

专家指出,这类看似“互换身份”的电视节目,对农村孩子的成长带来了难以弥补的负面影响。他们原本对生活并不报太大期望,但在体验城市生活后产生了错位的比较心理。

回到原生家庭后,他们往往感到失落和不适应,对自己的生活环境极为痛苦和抵触。这种巨大的落差对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和成长都会造成损害。

《追我吧》事故的背后

极限竞技真人秀节目《追我吧》于去2019年在浙江卫视黄金时段热播。该节目邀请多位体育健将及演艺明星参赛,让他们在城市环境中完成种类繁多的极限运动挑战。

节目制作团队声明,节目会为参赛者提供充分的安全防护措施。但是,仅仅播出3期后,《追我吧》就因为严重的安全事故而被迫停播。

在首期节目中,前拳王邹市明在完成海洋球挑战后,被困在巨型充气球内近窒息。据目击者描述,邹市明进入球内后很快便无法呼吸,脸色发紫,四肢疯狂挣扎。

然而工作人员并未意识到危险,直到其他参赛者大声呼救,他们这才匆忙营救。最终邹市明在氧气几乎耗尽时被救出,只差一线之间。

邹市明的惊险一幕在社交平台上广为传播,节目组受到批评称没有对项目风险进行评估,也没有预先训练参赛者。但他们的反应仅仅是在第二期增加了医护人员,却未改进操作流程。

更大的悲剧在第三期发生。参赛选手、健身教练高以翔在无数次高强度动作挑战后,突然在更衣室昏倒,抢救无效死亡。

事后调查显示,高以翔并未通过全面的健康检查就参加拍摄,亦无专业医生在场监测生命体征。在他反复表达身体不适时,工作人员并未及时让其停止活动。

在舆论压力下,节目组不得不发表声明,表示节目制作中存在疏漏,对悲剧表示痛心和歉意。但声明中否认自己需要承担责任,引发高以翔支持者不满。最终,在各方追责下,卫视决定永久停播《追我吧》。

结语

我们需要反思的是,刺激和消费不能成为电视节目的唯一导向。节目制作应该有更积极的社会责任,传播正能量,不散布低级消费主义。

观众也应提高品味,抵制娱乐至死的产品,让生命受到应有的尊重。我们需要用理性和智慧来审视那些看似“刺激好玩”的节目,不能让悲剧重演。

TAG:高以翔,李玟,蔡康永,那英